华宇平台 发布的文章

原标题:北京首都机场大面积航班延误红色预警

北京今天(21日)出现全市范围的降雨天气,气温下降明显。受降雨影响,今天11点,首都机场大面积航班延误黄色响应机制升级为红色响应机制,部分进出港航班出现延误或备降外站。截至13点40分,首都机场执行进港航班438架次,执行出港航班410架次,取消航班19架次,受天气影响备降外站航班2架次,南苑机场受天气影响备降外站航班2架次。

首都机场航班计划变动较大。要出行的旅客可以通过多种渠道了解航班信息,合理安排出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记者 褚晓亮 段续 长春报道

一段时间以来,因为个别门店“宰客”,洁白的雪乡被蒙上了黑影。如何让火热的雪村绕过野蛮生长的弯路?如何让淳朴民风和商业氛围并存?记者近日走访了吉林省境内、长白山脚下几家正在发展中的雪村、雪乡,探寻健康发展的答案。一位干部的话令人印象深刻:“心里急,但必须想好了再干,防止无序发展让白雪变‘黑’。”

个体经营与规范管理关系须“整明白”

吉林舒兰市二合屯,游客从“吉林雪乡·舒兰二合”牌匾下鱼贯而入;临江市松岭雪村,游客扛着“长枪短炮”卧在冰雪里抓拍美照;与朝鲜隔江相望的坡口村,农户开起农家乐,100元一晚。

这几个雪乡有着相同的成名路径:先被摄影爱好者发现,进而成了旅游景点,农户开始自发搞接待。每日动辄上千游客进入,个体农户往往会出现问题:标准不一、价格不同、投诉无门……不容易监管。发展中,记者走访的几个雪乡已经意识到问题,他们或成立公司,或建立标准,监管景区服务。

二合雪乡,村集体成立旅游公司,统一分配客流。负责人杨凤艳每天挨家逛一圈,检查卫生,监督价格。每家都有意见簿和统一价格的菜牌,一盘五花肉炖白菜28元。

临江坡口村农户门前,有的悬挂“千家旅舍”的招牌,屋里干净整洁。建立“千家旅舍”,是临江市国企鸭绿江旅游投资公司的主意,统一食宿价格,实施宾馆化管理。“被褥一客一换。”负责人孙福龙说。

农家违规,严格处罚!统一管理下,违规者将被纳入黑名单,直接影响收入。二合曾发生过客人投诉的案例,旅游公司严厉批评农家,“改正态度良好。”杨凤艳说。

采访中,许多管理者也在探索,通过卫生、物价、旅游等监管联席办公,出台规范,把“宰人”扼杀在萌芽中。

村集体要独立 不能让资本“撵着走”

雪村火了,收入多了,不知名的小村庄突然迎来巨大商业机遇,雪乡成了资本洼地,投资者争相进入,期待分食这块蛋糕。

记者走访二合、松岭、坡口、邱家岗等长白山下的雪村、雪乡,已有投资者跃跃欲试。“花十几万年租金包个农家乐,应该能挣钱。”有人说。

丰厚利益面前,如何让淳朴的乡风保留,让从业者保持良性发展的初心?“不能让钱撵着走。”二合屯支部书记卢才书说,“招商引资必须以健康发展为前提,不能为了钱什么都上。”

二合引进几家企业,有着自己的考量。建滑雪场,做大冰雪游,延长游客停留时间。雪场和村集体形成共同体,一年给集体十万收入,往后每年递增30%,还雇了30来个村民,每月2000工资。建特色动物体验园,拉着远近闻名的“狍子王”王玉华在村里养了几十只“傻狍子”,游客争相与其合影。

既要守住农民利益,又要促进乡村振兴,还要避免过分逐利,捋顺利益链条需要花功夫。去年曾有个雪村,村民和打算统一经营的旅游公司发生纠纷。公司想用大客车来取代村民个体经营的小面包,但遭到反对,最终企业撤出。

几个雪乡走访下来,虽然都有外来资本介入,但现阶段还是比较协调。大家意识到,雪乡不能被资本和金钱的逐利特性绑架,农村终究要以农民、农业为核心来发展振兴,村集体要把握主动权,不能被资本撵着走。

别让盲目开发掩盖了乡愁

二合雪乡,雪花慢慢飘落,鸡鸭脚印清晰可见,不时有几声犬吠,静谧安详;松岭雪村,山谷悠荡,积雪绵厚,民居错落山谷两侧,山水画一样的美景让人沉浸其中;邱家岗村,远远望去一片林海,白雪映衬下,像世外桃源……

山西游客张志红正在组织团队从松岭踏上归途,大家意犹未尽。“我们为了原生态美景而来,重温童年,重温乡愁。”他说。

游客越来越多,景区基础设施接待能力不足,亟待升级。为了吸引更多人,可能需要新建一些景观,新修一些游乐场所。旧与新的转换中,如何不破坏原生风貌,如何保留乡愁,是长白山下每一个雪乡都在思考的问题。在临江市旅游局局长庞艳看来,开发的前提必须是保护,决不能让乡村不像乡村。

没规划清楚之前,一点都不能动——这是松岭雪村的军令状。临江市将松岭村纳入传统村落保护项目,投资为村子修建做了上下水、厕所等许多“看不见”的改造,最大程度上保持原有风貌。“动一堵墙都要寻思寻思。”村支部书记张尤楼说。

在二合,家家户户装上了木质院门,恢复了“老样子”。新建设的观景台,也远离村落主体。卢才书说,一定要避免过度的包装,“农村到处是钢筋水泥,那还叫农村吗?”

修旧如旧,不追求新奇,雪乡就能成为许多人魂牵梦绕的家乡。采访中,雪乡的建设者、运营者都看得很开:功成不必在我,发展更不是朝夕之功。“不让白雪变‘黑’,是我们所有工作的关键。”松岭雪村所在的珍珠村村支书张尤楼说。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最大非法社会组织被取缔

今天上午,北京市民政局向这家非法组织送达了《取缔决定书》 摄/记者 刘畅

法制晚报讯(记者陈斯)打着国家机构下属单位旗号、网站挂着国徽标识,在全国各地推广所谓的精准扶贫创业项目、推行“智慧社区便民服务站”并吸引投资,其背后却是一家不折不扣的非法社会组织。

这个名为“中国科技创新与战略发展研究中心”的单位,下设40家委员会,并在京有多处主要活动地点。今天上午,本市今年以来,北京市民政局对该中心及其下设的一系列委员会送达取缔决定书并收缴非法物品。

现场 办公人员自称“受害者”

“当初给我们看了批文和公章,我们哪知道是非法组织?我也是受害者。”今天上午,在万寿路西街某处院内,名为“中国县域经济发展工作委员会”机构的牌匾已被摘下。

一名女性办公室人员对记者说,自己是应聘进来工作的,已经干了一年。但并不知道上级“中国科技创新与战略发展研究中心”的地点,对中心下设其他委员会的情况也不了解。

北京市民政局的执法人员经过前期的摸查发现,该家中心下设的40家委员会中,有18家设有网站,其中五家在京共有3处办公地点。近期,在媒体报道揭露其下设的“军民融合工作委员会”实为“山寨社团”后,部分网站页面已经撤掉,办公地点的牌匾也已摘下。

今天上午,北京市民政局向这家自称为“中国县域经济发展工作委员会”的非法组织送达了《取缔决定书》,并收缴了其宣传资料、牌匾、个人履历表、信封等带有非法组织名称字样的物品。

事件 打政府旗号推项目拉投资

今年5月,市民政局接群众对研究中心的举报后,立即立案,并围绕线索在网上网下、京内京外同步开展执法调查。执法人员发现,在该研究中心的一个网页介绍中,它公然表示自己是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和国家机构下属的事业单位,但执法人员未查到这个研究中心的登记信息。因此,可以认定该研究中心为非法社会组织。

执法人员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这是一个具有众多分支、非常复杂而庞大的非法社会组织,影响面也非常大。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该研究中心下设县域经济发展工作委员会等40个委员会,遍布全国二十几个省市,而其中一个委员会就设立了21个分会,可见影响范围之广。

然而这些机构公然违反社会组织管理法律法规,以社会组织名义在京内外大肆进行非法活动,扰乱社会组织管理秩序。执法人员发现,该研究中心曾经在四川发起智慧社区便民服务站项目,并在当地召开新闻发布会,然而只做了两个便民服务站项目便不再推进,但借着之前的新闻信息依托公司继续吸引资本投资,涉及金额数量目前暂时并不掌握。

提醒社会组织合法身份可网上查

除此之外,该研究中心在北京还有两个分支机构分别位于中关村南大街和珠市口西大街附近,执法人员也将前往进行调查和取缔。

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未经民政部门登记,冒用政府名义,打着社会组织旗号,骗取群众的信任,非法开展活动,侵害百姓利益,扰乱了社会组织发展秩序。北京市民政局对此高度重视,对非法社会组织发现一个、取缔一个。

今年以来,已经先后取缔了“全国绿色农业安全食品基地联盟”、“中央老干部健康工作委员会”、“北京军地融合企业家协会”、“中国树莓产业联盟”、“中国环境修复产业联盟”、“亚洲区块链发展基金会”等多家非法组织,有力地净化了首都社会组织发展环境。

在此,市民政局执法大队也提醒社会各界在与社会组织开展合作时,可先登录中国社会组织网(网址:http://www.chinanpo.gov.cn/)和北京市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网址:http://bjmjzz.bjmzj.gov.cn/)进行查询,验证社会组织的合法身份,避免上当受骗。如发现有人未经登记,打着社会组织旗号开展活动,可拨打北京市民政执法举报电话84038110进行举报。

文/记者陈斯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常德公安破获特大网络传销案 扣押5亿现金及财务折款

常德市公安局向媒体宣布:

经过五个多月缜密侦查,在哈尔滨、沈阳等地公安机关大力配合下,常德市公安局成功破获了“中券资本”、“国盟资本”特大网络传销案,冻结银行卡300余张,扣押现金及财务折款5亿元,抓获王某禹等主要犯罪嫌疑人25人,其中王某禹、柴某等6名主要骨干成员已被常德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嫌疑人被抓获归案

打着国际证券交易幌子

实为拉人头的网络传销

办案民警介绍,经常德市公安局侦查查明黑龙江省哈尔滨人王某禹于2015年12月份从境外传销组织“新亚洲集团”引进传销项目“中券资本”,谎称该项目是代理销售美国怀俄明州中券资本集团有限公司(简称CCG)的证券,在国内招募会员加入,参加者按照缴纳购买证券产品的费用多少确定级别,会员缴费注册成为该公司会员后,便可享受该公司的“奖励”。为推广中券资本,王某禹召集崔某燕、吴某友等骨干在全国各地召开千人推广大会,采用报销差旅、食宿费等手段大肆招募会员,并在哈尔滨建立工作室,招聘了40余名工作人员为会员注册报单。2016年8月,“中券资本”项目因发展人员减少,发生提现困难,王某禹又伙同“新亚洲集团”推出“国盟资本普惠证券”以所谓资本证券化为名继续开展传销活动。

缴获的银行卡在犯罪嫌疑人家中缴获现金7000万元

近一年时间,王某禹通过推广“中券资本”、“国盟资本”两个传销项目在全国发展了二十多个下线传销团队,会员高达20多万人,收取传销资金40多亿元,个人非法获利近10亿元,还获得了“公司”给予的宾利、宝马、奔马、路虎等20多辆豪车奖励。

犯罪嫌疑人传销大亨郭建

说到“中券资本”就不得不提“新亚洲集团”。这个公司一般人并不知晓,但在传销界却是“大名鼎鼎”,据知情人反映,该公司实际上是一个无法查证的虚拟公司,其老板是传销大亨郭建。二十多年前郭建从大陆去泰国开展传销事业,但近年来,中国大陆很多打着境外公司招牌的传销项目,背后都是郭建一手策划操作的。郭建的主要手法就是瞄准国内投资热点,虚构境外上市公司,以代理投资为名设计传销项目,通过互联网宣传,然后在国内寻找代理人建立传销团队进行推广。“新亚洲集团”以报销交通、食宿费用为诱饵,通过国内代理人以旅游名义组织会员到新加坡、泰国、澳大利亚等地参加新亚洲集团举办的明星演唱会、慈善晚宴,宣传公司实力,诱惑他人投资加入传销活动。仅2016年至2017年4月,“新亚洲集团”就先后在泰国曼谷、新加坡皇京港、迪拜、莫斯科等地举办万人规模的大型活动8次,国内有数万人前往参加。

传销大会海报

据办案民警介绍,案发前犯罪嫌疑人王某禹感觉公安机关可能对其传销犯罪活动展开了调查,在企图逃离出境前的5月2日当天,专程前往四川省绵阳市的某寺庙,花120万元重金,请寺庙僧人为其占卦化解,乞求神灵保佑其逃脱法律的制裁。法网恢恢,当晚王某禹在四川绵阳机场准备乘飞机逃离出境时,在机场候机室被常德市公安局专案民警抓获归案。

作案工具

办案民警向记者介绍,“新亚洲集团”传销组织反映了当前传销活动的一个新特点。为防止资金链断裂崩盘,延缓传销活动的生命力,他们在一个传销项目即将崩盘时,紧接着又会马上启动另一个新的传销项目,将前一个项目会员平移到新项目继续发展新会员,不断推出新的传销项目,导致传销活动恶性循环,很多人陷入他们的传销而不能自拔。2015年12月以来,“新亚洲集团”先后推出了中券资本、国盟资本、DB科融证券、诺亚方舟、精准策略等6个项目,在国内建立了二十多个大的传销团队,发展会员50多万人,涉及全国25个省市,收取传销资金100多亿元,除少部分作为奖金返还给会员外,有60多亿通过地下钱庄流向境外,严重危害了国家金融安全。

常德市公安局副局长彭进告诉记者,王某禹只是“新亚洲集团”在中国大陆的传销团队之一,常德公安机关将通过查处王某禹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案,不断扩大新的线索,延伸打击。只要是违反中国法律涉嫌构成犯罪,常德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绝不放过。目前全国各地公安机关都在开展打击传销等经济犯罪活动,传销组织已成过街老鼠,中券资本、国盟资本等传销案件的组织者、领导者,包括团队领导人,不要心存侥幸,只有尽快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警方提示:

公安机关同时提醒广大群众,凡是要交纳入门费、会费、拉人头推荐他人加入才能获得奖金的行为都涉嫌传销,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涉嫌犯罪,参与传销也是违法。

投资者要擦亮眼睛,切勿盲目投资。

《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来源:常德市公安局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全球最大炫彩蓝钻将拍卖 或创3200万镑天价(图)

资料图:重14.62卡的“奥本海默蓝钻”(Oppenheimer Blue)。这枚蓝钻5月18日将拍卖,估价高达3200万英镑。

中新网4月2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等媒体综合报道,佳士得拍卖行将于2016年5月18日,在日内瓦拍卖全球最大彩钻、重14.62克拉的“奥本海默蓝钻”(Oppenheimer Blue),估价高达3200万英镑,与苏富比去年拍出的“蓝月”钻石成交价相同。

佳士得珠宝主管卡达基亚形容,“奥本海默蓝钻”是前所未见的最大及最美的艳彩蓝钻,在全球巡回展出时,令宝石收藏家为之着迷。

“奥本海默蓝钻”以英国著名钻石贸易商、钻石界巨擘“戴比尔斯”(De Beers)掌舵人菲利浦•奥本海默爵士命名。他选择收藏这颗蓝钻的原因,是它拥有“完美色泽、比例及优美的长方形状”。

奥本海默所属的家族曾实际控制戴比尔斯长达80年之久,直到2012年才以51亿美元价格,将40%的股权出售给英美资源集团公司(Anglo American plc)。

另据介绍,蓝钻的色彩是因为含有微量的硼元素(Boron),大部分天然蓝钻都略带灰色,或是颜色不均而有无色区块。但此次将拍卖的“奥本海默蓝钻”,饱和度和清晰度都属最高级别,达到“炫彩”(Fancy Vivid)等级。

企业家和慈善家都是自由的,没有固定的身份。他们是个人选择的结果。对企业家更多的尊重是社会进步的原因。

3月30日,缅甸50多年来第一个正式民选政府宣誓就职,并定于4月1日正式履行责任,缅甸进入政治新阶段。

明星包贝尔在巴厘岛举办婚礼,伴娘柳岩意外地吸引了大家的关注以及同情和声援,以至于没几个人关心包贝尔的新娘是谁。

先把老师称作实验人员,再给他安上个精神病的头衔,起码学校和教育局就没啥直接责任了。问题在于,这样的急躁症无法被人识破倒也罢了,如果只是玩掩耳盗铃的把戏,最终尴尬的又是何人呢?